全民飞机大战星耀战机:第095回說四國樂毅滅齊驅火牛田單破燕

話說燕昭王自即位之后,日夜以報齊雪恥為事,吊死問孤,與士卒同甘苦,尊禮賢士,四方豪杰,歸者如市。有趙人樂毅,乃樂羊之孫,自幼好講兵法。當初樂羊封于靈壽,子孫遂家焉。趙主父沙邱之亂,樂毅挈家去靈壽,奔大梁,事魏昭王,不甚信用;聞燕王筑黃金臺,招致天下賢士,欲往投之,乃謀出使于燕,見燕昭王。說以兵法,燕王知其賢,待以客禮,樂毅謙讓不敢當,燕王曰:“先生生于趙,仕于魏,在燕固當為客。”樂毅曰:“臣之仕魏,以避亂也,大王若不棄微末,請委質為燕臣。”燕王大喜,即拜毅為亞卿,位于劇辛諸人之上,樂毅悉召其宗族居燕,為燕人。
其時齊國強盛,侵伐諸侯。昭王深自韜晦,養兵恤民,待時而動。及湣王逐孟嘗君,恣行狂暴,百姓弗堪;而燕國休養多年,國富民稠,士卒樂戰。
于是昭王進樂毅而問曰:“寡人銜先人之恨,二十八年于茲矣。??忠壞╀巰瘸?,不及專剸刃于齊王之腹,以報國恥,終夜痛心。今齊王驕暴自恃,中外離心,此天亡之時,寡人欲起傾國之兵,與齊爭一旦之命,先生何以教之?”
樂毅對曰:“齊國地大人眾,士卒習戰,未可獨攻也,王必欲伐之,必與天下共圖之,今燕之比鄰,莫密于趙,王宜首與趙合,則韓必從;而孟嘗君相魏,方恨齊,宜無不聽。,如是,而齊可攻也!”
燕王曰:“善。”
乃具符節,使樂毅往說趙國。
平原君趙勝為言于惠文王,王許之。
適秦國使者在趙,樂毅并說秦使者以伐齊之利,使者還報秦王,秦王忌齊之盛,懼諸侯背秦而事齊,于是復遣使者報趙,愿共伐齊之役;劇辛往說魏王,見孟嘗君,孟嘗君果主發兵,復為約韓與共事,俱與訂期。
于是燕王悉起國中精銳,使樂毅將之,秦將白起、趙將廉頗、韓將暴鳶、魏將晉鄙各率一軍,如期而至,于是燕王命樂毅并護五國之兵,號為樂上將軍,浩浩蕩蕩,殺奔齊國。齊湣王自將中軍,與大將韓聶迎戰于濟水之西。
樂毅身先士卒,四國兵將無不賈勇爭奮,殺得齊兵尸橫原野,流血成渠。韓聶被樂毅之弟樂乘所殺,諸軍乘勝逐北,湣王大敗,奔回臨淄,連夜使人求救于楚。許盡割淮北之地為賂,一面檢點軍民,登城設守。秦、魏、韓、趙乘勝,各自分路收取邊城,獨樂毅自引燕軍,長驅深入,所過宣諭威德,齊城皆望風而潰,勢如破竹,大軍直逼臨淄。
湣王大懼,遂與文武數十人,潛開北門而遁。行至衛國,衛君郊迎稱臣,既入城,讓正殿以居之,供具甚敬,湣王驕傲,待衛君不以禮,衛諸臣意不能平,夜往掠其輜重,湣王怒,欲俟衛君來見,責以捕盜。衛君是日竟不朝見,亦不復給廩餼。湣王甚愧,候至日昃餓甚,恐衛君圖己,與夷維數人連夜逃去。從臣失主,一時皆四散奔走。
湣王不一日,逃至魯關,關吏報知魯君,魯君遣使者出迎,夷維謂曰:“魯何以待吾君?”對曰:“將以十太牢待子之君。”夷維曰:“吾君,天子也;天子巡狩,諸侯辟宮,朝夕親視膳于堂下,天子食已,乃退而聽朝,豈止十牢之奉而已!”使者回復魯君,魯君大怒,閉關不納。
復至鄒,值鄒君方死,湣王欲入行吊,夷維謂鄒人曰:“天子下吊,主人必背其殯棺,立西階,北面而哭,天子乃于阼階上,南面而吊之。”鄒人曰:“吾國小,不敢煩天子下吊。”亦拒之不受。
湣王計窮,夷維曰:“聞莒州尚完,何不往?”乃奔莒州,僉兵城守,以拒燕軍。
樂毅遂破臨淄,盡收取齊之財物祭器,并查舊日燕國重器前被齊掠者,大車裝載,俱歸燕國。燕昭王大悅,親至濟上,大犒三軍,封樂毅于昌國,號昌國君。燕昭王返國,獨留樂毅于齊,以收齊之余城。
齊之宗人有田單者,有智術,知兵,湣王不能用,僅為臨淄市椽。燕王入臨淄,城中之人紛紛逃竄,田單與同宗逃難于安平,盡截去其車軸之頭,略與轂平,而以鐵葉裹軸,務令堅固,人皆笑之,未幾,燕兵來攻安平,城破,安平人復爭竄,乘車者捱擠,多因軸頭相觸,不能疾驅;或軸折車覆,皆為燕兵所獲。惟田氏一宗,以鐵籠堅固,且不礙,竟得脫,奔即墨去訖。
樂毅分兵略地,至于畫邑,聞故太傅王蠋家在畫邑,傳令軍中,環畫邑三十里不許入犯,使人以金幣聘蠋,欲薦于燕王,蠋辭老病,不肯往,使者曰:“上將軍有令:‘太傅來,即用為將,封以萬家之邑;不行,且引兵屠邑。'”蠋仰天嘆曰:“‘忠臣不事二君,烈女不更二夫。'齊王疏斥忠諫,故吾退而耕于野;今國破君亡,吾不能存,而又劫吾以兵,吾與其不義而存,不若全義而亡!”遂自懸其頭于樹上,舉身一奮,頸絕而死。樂毅聞之嘆息,命厚葬之,表其墓曰:“齊忠臣王蠋之墓。”
樂毅出兵六個月,所攻下齊地共七十余城,皆編為燕之郡縣,惟莒州與即墨堅守不下。
毅乃休兵享士,除其暴令,寬其賦役,又為齊桓公、管夷吾立祠設祭,訪求逸民。齊民大悅,樂毅之意,以為齊止二城,在掌握之中,終不能成大事,且欲以恩結之,使其自降,故不極其兵力。此周赧王三十一年事也。
卻說楚頃襄王見齊使者來請救兵,許盡割淮北之地。乃命大將淖齒,率兵二十萬,以救齊為名,往齊受地,謂淖齒曰:“齊王急而求我,卿往彼可相機而行,惟有利于楚,可以便宜從事。”淖齒謝恩而出,率兵從齊湣王于莒州。
湣王德淖齒,立以為相國,大權皆歸于齒。齒見燕兵勢盛,恐救齊無功,獲罪二國,乃密遣使私通樂毅,欲弒齊王,與燕中分齊國,使燕人立己為王,樂毅回報曰:“將軍誅無道,以自立功名,桓、文之業,不足道也,所請惟命。”淖齒大悅。
乃大陳兵于鼓里,請湣王閱兵,湣王既至,遂執而數其罪曰:“齊有亡征三,雨血者,天以告也;地坼者,地以告也;有人當闕而哭,人以告也。王不知省戒,戮忠廢賢,希望非分,今全齊盡失,而偷生于一城,尚欲何為?”湣王俯首不能答。
夷維擁王而哭,淖齒先殺夷維,乃生擢王筋,懸于屋梁之上,三日而后氣絕。湣王之得禍,亦慘矣哉!
淖齒回莒州,欲覓王世子殺之,不得,齒乃為表奏燕王,自陳其功,使人送于樂毅,求其轉達,是時莒州與臨淄,陰自相通,往來無禁。
卻說齊大夫王孫賈,年十二歲,喪父,止有老母。湣王憐而官之。
湣王出奔,賈亦從行,在衛相失,不知湣王下處,遂潛自歸家,其老母見之,問曰:“齊王何在?”賈對曰:“兒從王于衛,王中夜逃出,已不知所之矣。”老母怒曰:“汝朝去而晚回,則吾倚門而望;汝暮出而不還,則吾倚閭而望。君之望臣,何異母之望子?汝為齊王之臣,王昏夜出走,汝不知其處,尚何歸乎?”賈大愧,復辭老母,蹤跡齊王。
聞其在莒州,趨往從之,比至莒州,知齊王已為淖齒所殺,賈乃袒其左肩,呼于市中曰:“淖齒相齊而弒其君,為臣不忠。有愿與吾誅討其罪者,依吾左袒。”
市人相顧曰:“此人年幼,尚有忠義之心,吾等好義者,皆當從之。”一時左袒者,四百余人。
時楚兵雖眾,皆分屯于城外。淖齒居齊王之宮,方酣飲,使婦人奏樂為歡,兵士數百人,列于宮外。王孫賈率領四百人,奪兵士器仗,殺入宮中,擒淖齒剁為肉醬,因閉城堅守。楚兵無主,一半逃散,一半投降于燕國。
再說齊世子法章,聞齊王遇變,急更衣為窮漢,自稱臨淄人王立,逃難無歸,投太史敫家為傭工,與之灌園,力作辛苦,無人知其為貴介者。太史敫有女,年及笄,偶游園中,見法章之貌,大驚曰:“此非常人,何以屈辱于此?”使侍女叩其來歷,法章懼禍,堅不肯吐,太史女曰:“白龍魚服,畏而自隱;異日富貴,不可言也!”時時使侍女給其衣食,久益親近,法章因私露其跡于太史女,女遂與訂夫婦之約,因而私通,舉家俱不知也。
時即墨守臣病死,軍中無主,欲擇知兵者,推戴為將,而難其人,有人知田單鐵籠得全之事,言其才可將,乃共擁立為將軍,田單身操版鍤,與士卒同操作,宗族妻妾皆編于行伍之間,城中人畏而愛之。
再說齊諸臣四散奔逃,聞王蠋死節之事,嘆曰:“彼已告老,尚懷忠義之心,我輩見立齊朝,坐視君亡國破,不圖恢復,豈得為人?”乃共走莒州,投王孫賈,相與訪求世子。歲余,法章知其誠,乃出自言曰:“我實世子法章也。”太史敫報知王孫賈,乃具法駕迎之即位,是為襄王。告于即墨,相約為犄角,以拒燕兵。
樂毅圍之三年不克,乃解圍退九里,建立軍壘,令曰:“城中民有出樵采者,聽之不許擒拿,其有困乏饑餓者食之,寒者衣之。”欲使感恩悅附,不在話下。
且說燕大夫騎劫頗有勇力,亦喜談兵,與太子樂資相善。覬得兵權,謂太子曰:“齊王已死,城之不拔者,惟莒與即墨耳,樂毅能于六月間,下齊七十余城,何難于二邑?所以不肯即拔者,以齊人未附,欲徐以恩威結齊,不久當自立為齊王矣!”太子樂資述其言于昭王,昭王怒曰:“吾先王之仇,非昌國君不能報,即使真欲王齊,于功豈不當耶?”乃笞樂資二十,遣使持節至臨淄,即拜樂毅為齊王,毅感泣,以死自誓,不受命,昭王曰:“吾固知毅之本心,決不負寡人也。”
昭王好神仙之術,使方士煉金石為神丹服之,久而內熱發病,遂薨,太子樂資嗣位,是為惠王。
田單每使細作入燕窺覘事情,聞騎劫謀代樂毅,及燕太子被笞之事,嘆曰:“齊之恢復,其在燕后王乎?”及燕惠王立,田單使人宣言于燕國曰:“樂毅久欲王齊,以受燕先王厚恩不忍背,故緩攻二城,以待其事,今新王即位,且與即墨連和,齊人所懼,惟恐他將來,則即墨殘矣!”燕惠王久疑樂毅,及聞流言與騎劫之言相合,因信為然,乃使騎劫往代樂毅,而召毅歸國,毅恐見誅,曰:“我趙人也。”遂棄其家,西奔趙國。趙王封樂毅于觀津,號望諸君,騎劫既代將,盡改樂毅之令,燕軍俱憤怨不服。
騎劫住壘三日,即率師往攻即墨,圍其城數匝,城中設守愈堅。田單晨起謂城中人曰:“吾夜來夢見上帝告我云:齊當復興,燕當即敗,不日當有神人為我軍師,戰無不克。”有一小卒悟其意,趨近單前,低語曰:“臣可以為師否?”言畢,即疾走,田單急起持之,謂人曰:“吾夢中所見神人,即此是也。”乃為小卒易衣冠,置之幕中上坐,北面而師事之。
小卒曰:“臣實無能。”
田單曰:“子勿言。”因號為“神師”。每出一約束,必稟命于神師而行,謂城中人曰:“神師有令,‘凡食者必先祭其先祖于庭,當得祖宗陰力相助。'”城中人從其教,飛鳥見庭中祭品,悉翔舞下食,如此早暮二次。
燕軍望見,以為怪異,聞有神君下教,因相與傳說,謂齊得天助,不可敵,敵之違天,皆無戰心。
單復使人揚樂毅之短曰:“昌國君太慈,得齊人不殺,故城中不怕,若劓其鼻而置之前行,即墨人苦死矣!”騎劫信之,將降卒盡劓其鼻,城中人見降者割鼻,大懼,相戒堅守,惟恐為燕人所得。
田單又揚言:“城中人家墳墓皆在城外,倘被燕人發掘,奈何?”騎劫又使兵卒盡掘城外墳墓,燒死人,暴骸骨,即墨人從城上望見,皆涕泣,欲食燕人之肉,相率來軍門,請出一戰,以報祖宗之仇。
田單知士卒可用,乃精選強壯者五千人,藏匿于民間,其余老弱同婦女輪流守城。遣使送款于燕軍,言:“城中食盡,將以某日出降。”騎劫謂諸將曰:“我比樂毅何如?”諸將皆曰:“勝毅多倍。”軍中悉踴躍呼:“萬歲!”
田單又收民間金得千鎰,使富家私遺燕將,囑以城下之日,求保家小。燕將大喜,受其金,各付小旗,使插于門上,以為記認。全不準備,呆呆的只等田單出降。
單乃使人收取城中牛共千余頭,制為絳繒之衣,畫以五色龍文,披于牛體,將利刃束于牛角,又將麻葦灌下膏油,束于牛尾,拖后如巨帚,于約降前一日,安排停當,眾人皆不解其意。
田單椎牛具酒,候至日落黃昏,召五千壯卒飽食,以五色涂面,各執利器,跟隨牛后,使百姓鑿城為穴,凡數十處,驅牛從穴中出,用火燒其尾帚,火熱漸迫牛尾,牛怒直奔燕營,五千壯卒銜枚隨之,燕軍信為來日受降入城,方夜皆安寢,忽聞馳驟之聲,從夢中驚起,那帚炬千余,光明照耀,如同白日,望之皆龍文五采,突奔前來,角刃所觸,無不死傷,軍中擾亂,那一伙壯卒,不言不語,大刀闊斧,逢人便砍,雖只五千個人,慌亂之中,恰象幾萬一般??鑾蟻蚶刺瞪袷ο陸?,今日神頭鬼臉,不知何物?田單又親率城中人鼓噪而來,老弱婦女皆擊銅器為聲,震天動地,一發膽都嚇破了,腳都嚇軟了,那個還敢相持,真個人人逃竄,個個奔忙,自相蹂踏,死者不計其數。騎劫乘車落荒而走,正遇田單,一戟刺死。
燕軍大敗。此周赧王三十六年事也。史官有詩云:
火牛奇計古今無,畢竟機乘騎劫愚。
假使金臺不易將,燕齊勝負竟何如?
田單整頓隊伍,乘勢追逐,戰無不克,所過城邑,聞齊兵得勝,燕將已死,盡皆叛燕而歸齊,田單兵勢日盛,掠地直逼河上,抵齊北界,燕所下七十余城,復歸于齊。
眾軍將以田單功大,欲奉為王,田單曰:“太子法章自在莒州,吾疏族,安敢自立?”于是迎法章于莒,王孫賈為法章御車,至于臨淄,收葬湣王,擇日告廟臨朝。
襄王謂田單曰:“齊國危而復安,亡而復存,皆叔父之功也,叔父知名始于安平,今封叔父為安平君,食邑萬戶。”王孫賈拜爵亞卿。迎太史女為后,是為君王后,那時太史敫方知其女先以身許法章,怒曰:“汝不取媒而自嫁,非吾種也!”終身誓不復相見,齊襄王使人益其官祿,皆不受,惟君王后歲時遣人候省,未嘗缺禮,此是后話。
時孟嘗君在魏,讓相印于公子無忌,魏封無忌為信陵君,孟嘗君退居于薛,比于諸侯,與平原君、信陵君相善,齊襄王畏之,復遣使迎為相國,孟嘗君不就。于是與之連和通好,孟嘗君往來于齊、魏之間。其后,孟嘗君死,無子,諸公子爭立,齊,魏共滅薛,分其地。
再說燕惠王自騎劫兵敗,方知樂毅之賢,悔之無及,使人遺毅書謝過,欲招毅還國,毅答書不肯歸,燕王恐趙用樂毅以圖燕,乃復以毅子樂間襲封昌國君,毅從弟樂乘為將軍,并貴重之,毅遂合燕、趙之好,往來其間,二國皆以毅為客卿,毅終于趙。
時廉頗為趙大將,有勇善用兵,諸侯皆憚之,秦兵屢侵趙境,賴廉頗力拒,不能深入,秦乃與趙通好。不知后事如何?且看下回分解。
 


上一回:第094回馮諼彈鋏客孟嘗齊王糾兵伐桀宋
下一回:返回列表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?!飯適倫浴懊髑灝艘濉笨?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